• 2022年8月16日

为什么足球职业俱乐部命名要向欧洲学习

近期足协要求各职业俱乐部改名闹剧热度一直居高不下,尤其是河南建业改名连名带姓改为洛阳龙门事件更是把这个热度推向高潮。给关注国内职业联赛的自媒体增加了不少流量,在这里谢谢足协程序员大人。

前一篇写俱乐部改名事件的文章中,有读者评论说欧洲很多著名俱乐部都用中性名字,为什么人家还能发展很好,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向他们学习?

今天我就大概的回复一下这位读者,欧洲俱乐部的基本收入来源,也进一步说明为什么我们国内俱乐部不能向欧洲学习用中性名。

欧洲俱乐部大部分采用会员制如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以下简称巴萨)和股份制如曼彻斯特联足球俱乐部(以下简称曼联),股份制已成主流。在这里就以这两家俱乐部为例,说说为什么欧洲俱乐部不用出卖冠名权就能发展很好。

巴萨属于西甲球队,是典型的会员制俱乐部,向会员收取会费,由全体会员推举主席和管理团队,球队向全体会员负责。会费是俱乐部早期发展阶段的主要经济来源,现在随着商业开发的深入,会费占营收比例已经很低。因为上个赛季情况特殊,这里就以18-19赛季为例,介绍巴萨的营收情况。

该赛季俱乐部总营收9.9亿欧元,利润1700万欧元,因为会员制属性,利润部分一般是用来回馈社区或转为下一财年的营运资金。9.9亿欧元已经远远超过了咱国内所有俱乐部加中超公司的营收总和。其中出售球员收入2.1亿欧元,占最大份额。联赛电视转播分红、广告及赞助商收入和门票收入都是1.6亿欧元左右。剩下2亿欧元由欧冠分成与奖金、联赛奖金、比赛日周边的营业收入、商业比赛出场费和会费构成。由此可以看出为什么巴萨每年都能花巨资引进大牌球员并提供高额薪水,而且还不违反欧足联的财务公平政策。

即使西甲的最后一名,一年的固定收入也能达到5000万以上,对一些小球会来讲,如果使用得当,这笔钱足够其一年的运营支出。像埃瓦尔这种刚从西乙升级,拿不出170万欧元保证金,不得不进行股份制改革,让球迷认购股份的情况实属罕见。即使这样,该俱乐部的财政状况也是健康的,现在已经向当初认购股份的球迷股东们分红了。俱乐部分红的情况,咱中超再过二十年能见到吗?

提到股份制俱乐部,已经上市的曼联是典型代表,美国的格雷泽家族是俱乐部最大股东,也是控股方。该俱乐部的运营状况需向股东负责,而股东作为投资方是需要利润的,尤其作为上市公司,如果长期亏损,及时股东们能承受,监管机构也会强制它退市。

曼联18-19财年的总收入为6.27英镑,其中曼联商业收入为2.75亿镑、赞助收入为1.73亿、比赛日收入为1.11亿镑,电视转播收入为2.41亿镑,利润5000万英镑。不论营收还是利润放在A股,都能排到前三分之一,这种经营能力已经超出国内任何职业体育的范畴了。所以冠名权的那点收入也无关紧要了。

像曼联这种组织结构,至于利润怎么分配我相信很多读者比我都懂。格雷泽家族入驻曼联后已经从俱乐部敛财10亿英镑,由此可见欧洲顶级俱乐部的巨大价值,而且格雷泽家族如果把手中的曼联股份出售,保守估计也有20亿英镑的入账。不过隔壁曼城俱乐部的老板是石油土豪,赚不赚钱不重要,自己都往球队注资10亿英镑了,更不在乎球队冠名权了。

查遍欧洲五大联赛,只有德甲的莱比锡莱比锡红牛队打了个擦边球用了投资商的商业名字的缩写R. B. 。勒沃库森虽然有拜耳制药的名称,但是德国足协规定中性命名要求是在勒沃库森命名之后,也没有强制要求俱乐部改名。

由上可见,欧洲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收入完全不是国内能比的。国内足球俱乐部现在要么是财主玩票,像上港队,要么是作为给母公司宣传的窗口,像苏宁易购队。上港队这种玩票性质又没底蕴的球队当然不在乎是否改名。但是像苏宁易购这种俱乐部,除非张老板不在乎,不然的话强制用中性名称很可能因失去宣传作用引起撤资。说到底就是国内俱乐部没有像欧洲俱乐部那样的盈利能力,冠名权的那几千万收入或者那个宣传作用对大部分俱乐部都很重要。

其实一支俱乐部除去冠名权一年也会有几千万的收入,如果好好执行财务公平政策也能玩儿转。可惜有几支搅屎棍,仗着母公司有钱,严重破坏财务公平。各家俱乐部想留在中超就只能往里投钱,中小球队的日子更没法过,缺少了宣传作用,退出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奉劝足协,不要操之过急,还是走一条符合国内特色的路子吧。我们的总体制都能走出自己的路子,何况一个小小的职业足球。向德国足协学习一下,已经有的就不用改了,但是不能再换,新注册的球队必须用中性名。要不然学学隔壁篮球联赛,怎么就没向NBA靠拢采用中性名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